寻踪觅迹

喜欢从生活的痕迹中发现故事,并将它们记录下来。
你的故事,我愿意倾听。
暖暖的午后,一杯热茶,让我们走进你的故事。

病名为爱 (2)

注意:有自设定,有ooc,不喜请点右上角或返回键

哦,对了,欢迎小可爱们捉虫哦~

  早知道就不答应这么麻烦的事情了。
  奈布一边无奈地想着,一边把暗色的颜料涂到脸上。说实话,他的技术还是不错的,毕竟干雇佣兵这行在脸上涂迷彩是基本功,想当初他可没少受颜料进到眼睛里的折磨。
  伸手把厚重的狼头套戴在头上,奈布伸手摸了摸那厚厚的披肩,默默地在心里庆幸医院里是有空调的。
  打开门,在门外等候多时的艾玛立即两眼发光地扑了上来把自己挂在了奈布身上。“啊啊啊!奈布哥你好帅!我就知道狼人这种角色一定很适合你!”
  “你们可没告诉我连衣服都要全部换掉。”奈布伸出手帮艾玛稳住身体,又蹲下身,一个用力,将艾玛抱了起来,“最近又在琢磨什么好吃的?又胖了。不是说要减肥吗?再胖下去我可抱不动你了。”
  “还不是为了让奈布哥你吃到好吃的饭菜嘛!奈布哥你是最没有资格吐槽我体重的人啦!”艾玛鼓了鼓嘴巴,突然有点担心,“真的,那么重吗?”
  奈布勾了勾唇角,“放心吧,你再重我也能抱的动,实在不行就用背的。”
  “奈布哥!我生气了啊!怎么老拿我的体重说事嘛!”艾玛假装生气地挣脱了奈布的怀抱,在奈布有些无奈地目光中蹦了两下,又转了个圈,“怎么样?我穿这个好看吗?”
  奈布这才注意到艾玛不同与平日的精心装扮。
  用白色与蓝色主打的衣服凸显出少女的纯洁与美好,更为少女增添了文静的气质。少女正是花朵一样的年纪,奈布看着微笑着看着他的艾玛,突然有点恍惚。
  就好像他正在参加艾玛的婚礼一样。
  “奈布哥?”
  艾玛奇怪地在奈布眼前挥了挥手。
  “很好看,”奈布回过神来,突然有点失落。他……还能看到艾玛穿上嫁衣的那天吗?如果不能的话,稍微有点可惜啊……“这是什么?婚纱?”
  “才不是!”艾玛哭笑不得,“奈布哥你能不能对衣服多一点关注啊?婚纱基本是全白的好吧?我这身是花童的装扮啦!”
  奈布恍然大悟,两人面面相觑了一会儿,突然一起笑了出来。
  “呐!奈布哥来帮我梳下头发吧!”
  “都多大了还要人帮忙?”话虽然是这么说,奈布还是拿起了梳子。
  木制的梳子一下一下地将头发梳开,奈布手法娴熟的将其挑出几股的绑成小辫,艾玛看着镜中她与奈布的身影,抿了抿唇。
  “呐,奈布哥。”
  “嗯?”
  “小时候,你总是这样照顾我呢,被别人欺负了,头发乱了,玩具坏了,全都是你在帮我呢。明明孤儿院里有那么多比我还要乖巧可爱的女孩子。”
  “没办法,谁让你刚来的时候被阿姨扔给我了呢?如果可以,我也不想带你的。”
  “太过分啦!奈布哥!”
  奈布轻轻的笑出了声,“好了,别动,要梳歪了。”
  “不过我可从来没有后悔过把你当做妹妹啊。”
  “切!”艾玛轻哼了一声,又控制不住地弯起了嘴角,“奈布哥,其实啊,我在很小的时候就在想,你对我这么好,估计以后也不会有对我比奈布哥更好的人了,那等我长大,就做奈布哥的新娘。”
  “我要自己种出婚礼上的玫瑰,每一朵都要和雪花一样白,沾着清晨的露水,散发着迷人的芬芳。”
  “我要穿上像是层层薄雾制成的婚纱,捧着我花园中最美的玫瑰组成的花束,在红色花瓣组成的地毯上走向你,让这成为我们最美的回忆。”
  奈布没有说话,他默默地为艾玛梳理着头发,将它们归拢到一起,盘在脑后。
  就像艾玛和他说的那样,她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所以,现在他要做的就只是聆听她的话语,等待她所做出的决定。
  “不过,这也只是小时候做的梦而已。”艾玛感觉眼前有些模糊。真没用啊。艾玛想着,明明在脑海里排练了那么多遍,为什么还是想哭呢?“就算我还想和奈布哥一起,我们也是不可能的吧?奈布哥你也不会允许的呢。”
  “嗯。”
  “奈布哥你真讨厌,就不能骗我一下。”艾玛抱怨着。
  奈布将最后一枚卡子固定住,拿起一旁的白色帽子戴在了艾玛的头上。
  “所以啊,我就想,起码我要待在奈布哥的身边,既然做不成新娘,那,就当一个奈布哥婚礼上的小花童吧!”艾玛站起身透过镜子看向身后的奈布,“这样,起码可以离你近一些呀。”
  “今天说这些,其实是为了与你告别的,所以……”艾玛转过身来,泪水终是滴落下来。她扬起灿烂的笑容,带着满脸的泪水对奈布说,“永别,艾玛的萨贝达先生。”
  奈布叹了口气,朝艾玛张开了双臂。
  “你好,”他笑着说,“我的小艾玛。”
  艾玛一头扎进他的怀抱,放声大哭起来。
  你好,我最爱的哥哥。

评论(4)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