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踪觅迹

喜欢从生活的痕迹中发现故事,并将它们记录下来。
你的故事,我愿意倾听。
暖暖的午后,一杯热茶,让我们走进你的故事。

病名为爱 (1)

注意:有自设定,有ooc,不喜请点右上角或返回键

  奈布望向窗外,天空呈现出浅灰色,膝盖处隐约的疼痛提醒着他,要下雨了。
  “奈布!”房门被大力推开,又在即将撞上墙壁时被险而又险的拦了下来。“呼,吓死我了,要是再弄出什么巨大的声响,医生小姐绝对不会放过我的。”
  “相对的,你不这么笨手笨脚的打扰到奈布哥休息,艾米丽才懒得管你呢!”艾玛提着保温桶,对站在门口傻笑挠头的某运动员轻哼一声,扭头直奔坐在窗户旁边的褐发雇佣兵。“奈布哥!我今天做了咖喱饭!你喜欢的辣味的哦!”
  奈布微勾了下唇角,一手将差点掉到地上的保温桶接过放到桌上,一手揉乱了艾玛的头发,“那就谢谢我们艾玛了。”
  “奈布哥!头发乱了啦!”艾玛鼓了鼓腮帮,伸手打开了保温桶的盖子,咖喱浓郁的香气四溢,眨眼间充盈在整个房间,将阴雨天所带来的阴冷感驱散。
  艾玛盛出一碗米饭,将咖喱小心地倾倒在米饭上。
  “艾玛,我说过了,这些我来就好。”奈布无奈的看着把他当做易碎物品对待的女孩儿,在心中叹了口气。
  再怎么说他也是个雇佣兵啊,虽然是过去式了。
  艾玛双手叉腰猛的往前一倾身体,两人之间的距离直线拉进。看着奈布处变不惊的淡定脸,艾玛无趣的撇撇嘴,“我不管!以前都是奈布哥照顾我,现在轮到我来照顾奈布哥了!艾玛已经长大了!会照顾人啦!”
  奈布摇摇头,拿起来放在一旁的勺子。
  鸡肉被细心地挑去了骨头,土豆和胡萝卜也已经绵软入味,汤汁十分浓稠,一眼就可以看出是制作者精心烹饪的。
  “怎么样?是不是很好吃?”艾玛趴在桌子上,捧着脸仰视着奈布,“就说了我长大了吧!现在我也可以做出美味的饭菜啦!”
  “嗯,”奈布轻笑出声,再次伸手揉了揉艾玛有些蓬松的头发。艾玛有些疑惑地眨了眨眼,却一下跌入一片温柔的蓝灰色的海洋,男子的声音有些沙哑,话语间透露出些许欣慰,与淡淡的笑意,“一个没注意,我们艾玛就长成大姑娘了,都会照顾别人了。”
  奈、奈布哥太犯规啦!
  艾玛的脸“腾”的一下红透了,目光不由自主地乱飘,扫到床头的花瓶时立即站起了身,“奈布哥你这花都蔫了,我去给你摘些新的来!”
  说完艾玛便一路飞奔出房门,带起的风将门狠狠地撞在墙上,发出一声巨响后又慢悠悠地回转合上,徒留两个大男人在房间里面面相觑。
  “啧,可以啊,兄弟,没看出来啊。”威廉惊奇的望着奈布。
  奈布叹了口气,“麻烦你了,平时训练不轻松吧?还要抽时间帮我接送艾玛。”
  “没事,没事,小意思,咱们是兄弟嘛!再说艾玛那么可爱,自己一个人在外面确实挺不让人放心的。”威廉毫不在意地摆摆手,“话说你最近有时间没有?和兄弟一起来打球啊。”
  “时间倒多的是,不过最近是不太可能了,艾米丽这段时间看我看的比较严。”奈布歪歪头,“或许你可以帮我去问问她?”
  “别、别了吧,我可不敢。”威廉吞了吞口水,回想起被艾米丽的大针筒支配的恐惧。
  门再次被打开,威廉转过身,“艾玛,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
  “威廉·艾莉丝先生。”艾米丽站在门口笑的让人如沐春风,当然,我们要先忽略她手中的大号针筒和发白的指尖。“我记得我好像特别提醒过您,萨贝达先生需、要、静、养、吧?”
  “不不不不是我!这次真的不是我啊啊啊!!!”
  “好了,黛儿小姐,这次确实不是威廉发出的声音。”奈布及时出面充当和事佬,他可不想让自己的耳朵一直受威廉那土拨鼠式尖叫的伤害。
  “好吧,看在奈布的份上相信你一次。”艾米丽收起针筒,给了威廉一记眼刀,“今天上午的感觉怎么样?”
  “还好,感觉没什么变化。”奈布站起身,活动了一下胳膊,“就是天气太潮湿了,关节和旧伤有些疼。”
  “注意保暖,充分休息,我能说的也只有这些了。”艾米丽叹了口气,“镇痛药也不能总吃,对身体的伤害太大了。”
  “嗯,我知道。”奈布点点头,看了看窗外灰蒙蒙的天空皱起了眉,“艾米丽,艾玛可能去后花园了,麻烦你帮我把她叫回来吧,要下雨了。”
  艾米丽答应了一声,正要转身出门,又突兀的停下,回过头来,“对了,圣诞节那天医院要举办舞会,你们也来参加吧。”
  奈布想了想,还是摇了摇头,“算了,我就不去了,我对这种东西不太感冒。”
  “噗,不是你想的那种舞会啦。”艾米丽忍不住捂嘴笑出了声,“和party一样,开心就好,而且大家都会带上面具。”
  “听说是上面住进来的某位上流人士一时兴起,食物都是五星级的,还有很多好玩的游戏,而且所有人都可以参加,就算你不喜欢也可以带艾玛来啊,她肯定喜欢这种活动的。”
  艾玛……
  奈布眯了眯眼,沉默了一会儿,终是叹了口气,“那……好吧。”

评论(3)

热度(53)